您好,欢迎进入西北大学师德师风专题网站!今天是:2018年12月10日

先进典型

当前位置:爆大奖 > 先进典型

舒德干院士先进事迹材料
发布时间:17-09-20   浏览次数:1782

培养“世界一流”团队的师者典范

舒德干院士的先进事迹材料

舒德干,男,湖北人,1946年生,汉族,中共党员。196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古生物专业,1981年获西北大学地质系古生物学专业硕士学位,1987年获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理学博士学位。舒德干从达尔文进化论出发,带领他的团队对澄江动物群及寒武纪大爆发进行长期探索并取得了系统的创新成果。学术成果获长江学者成就奖一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和二等奖,陕西省科学技术最高成就奖。现任西北大学早期生命研究所所长,西北大学博物馆馆长,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模范教师、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员,中国科学院院士。

他忠于职守,热爱和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和古生物学科学研究,始终忘我的耕耘在教学、科研第一线,对学生倾注了全部的爱心,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担当科研重任,取得了有重要国际影响的系列创新性研究成果。

一、教书育人、师生楷模

  1.     40多年来,舒德干院士一直工作在教学第一线,先后承担了地球科学进展、古生物学、早期生命研究、进化生物学、寒武纪大爆发、高肌虫研究等多门课程的教学。他治学严谨,为人师表,教学效果好,深受师生好评;他认真负责,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不断探索新的教学方法;他精心准备,别具匠心,生动幽默,将原本枯燥难教难学的课程,变得生动有趣。他注重的不仅是学生学到知识,更重要的是学到分析问题的方法,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在西北大学,他绝对是拥有学生“粉丝”最多的老师之一,他的名字和科研成果,俨然已经成为西大学生介绍自己学校的一个标签。在西大,只要有舒院士的报告和学术讲座,学生们都会早早到教室占好座位。

    在研究生培养方面,他从多年的教学经历中体会到,导师不能光“使用”研究生,必须尽快把年轻人“带起来、推上去”,并要使他们真正懂得学科的发展,科学事业的成就,是要靠一代又一代人的持之以恒才可达到。他常说:“教师应该以传道授业为己任,引导优秀文化基因代代相传”。在学业上他对研究生高标准严要求,鼓励学生们深入学科前沿,进行公开学术讨论并分享思路,使研究生业务能力快速提高。他还为学生们提供许多参与重大研究项目的机会与优越的科研条件,保证每位学生享受平等的教育环境。

        为了使学术精神得以传承,他一直勤恳执教、甘于奉献,他的工作态度成为年轻一代教师的典范。从野外地质调查、化石采集,到实验室化石修理;从标本鉴定、查阅资料到撰写论文,事无巨细皆亲历亲为。野外工作条件极其艰苦,日出而作,日落则继续挑灯夜战。常年加班成习惯的他,有时还要在深夜脱下外套从门上的小窗爬出早已上锁的办公楼。这种不计一切代价追求科学真理的精神深切的打动着每位教师与学生。他非常希望自己的学生能从古生物学中感受到乐趣,从而深入地探索下去,他常说:“做我的学生,就得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少计报酬,献身科学。”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获得“长江学者成就奖”一等奖后,他将奖励金15万元捐出,设立“德才奖学金”,奖励在学术研究和科技创新方面突出的学生,这是学校第一项专用于科研创新方面的奖学金。他说,“花上一些钱,能够起到激发和鼓励的作用。能把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培养后代的价值结合起来,借助年轻一代的健康成长实现自身的一点价值,也算是对社会有交代了。”

    二、科学巨子、硕果累累

        从1964年进入北京大学学习达尔文进化论开始,舒德干院士就立志要在这个令他痴迷的科学领域有所作为。他不仅主持翻译了《物种起源》,而且还在译本中撰写长篇深入浅出的“导读”和精辟的“进化论十大猜想”(十大猜想中的九个猜想皆由拉马克、达尔文、孟德尔等外国学者提出,而第十大猜想“三幕式动物树成型”猜想则由舒院士依据自己二十多年的寒武纪大爆发实证研究成果中凝练而成)。舒德干译本深受读者好评,17年来已经重印了27次。多年来他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对进化论的核心命题“生命之树”猜想进行了认真探索并取得了系统的创新成果,尤其在令达尔文深感困惑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动物树”起源、演化过渡类群缺失等重大难题的破译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从1981年第一次在云南澄江帽天山“澄江动物化石库”进行高肌虫研究开始,他就在这个“离寒武纪大爆发最近的科学窗口”上仔细地探索观察着。1996年,他和助手们的论文“云南虫被证实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半索动物” 在《Nature》发表;同年,《Nature》又发表了他与其他学者合作的“中国发现脊索动物的早期祖先——华夏鳗”,将脊索动物的演化历史向前整整推进了1000多万年!19983月,舒院士等人又发现一块兼有原口动物和后口动物的演化过渡特征的早寒武世奇特皮鱼形动物化石,它的发现为探索这两大类群之间的演化关系提供了重要证据,“中国发现早寒武世奇特“皮鱼”形化石——西大动物”1999年刊登于《Nature》之上。

        而真正被誉为“对达尔文进化论的重要发展”、“100多年来关于寒武纪大爆发研究中最重大的关键性突破”的研究,是“昆明鱼”和“海口鱼”的发现。这一发现,将脊椎动物的起源向前推进了5000万年!当他的“华南早寒武世脊椎动物”论文即将刊印时,《Nature》请早期脊椎动物研究专家、法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菲利浦·维约尔博士配发了一篇《逮住第一鱼》的评论文章,称这两条小鱼,“让一直在探索早期生命起源而久追不得其解的古生物学家们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剑桥大学《新闻通讯》、美国《当代科学档案》等国内外知名媒体纷纷将这两条小鱼请上版面。逮住第一鱼的渔夫舒院士便成了一个名扬世界的科学家。目前,这些鱼作为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脊椎动物的始祖,已被收录入中、美、英、德、法、日等国的教科书、百科全书、科学辞典和博物馆,成为地球生命演化历史上的经典和里程碑。

20015月“中国早寒武世的尾索动物”的论文又在《Nature》发表,论证了有无脊椎动物向脊椎动物演化过渡的一种关键中间类型和缺环,勾勒出一副较为完整的早期生命演化谱系。同年11月,《Nature》又发表了“中国澄江化石库中发现新的原始后口动物门”,舒院士等人将这一奇特的绝灭类群命名为“古虫动物门”。该成果继发现第一鱼成果被评列入“1999年中国科技进展”之后,再次被评列入“2001年中国科技进展”。2003年,美国《Science》发表了舒院士团队与英、日等国学者合作完成的重要成果“云南虫类的一个新种及其对后口动物演化的重要意义”,提出了对多种低等后口动物演化关系的新思考。20047月,舒院士等人与英国剑桥大学康威莫里斯教授合作完成的论文“中国澄江化石库发现棘皮动物始祖化石”再次在《Nature》以长文形式刊发,认为云南澄江发现的一种叫古囊动物的珍稀化石是棘皮动物的始祖,并首次提出早期后口动物亚界谱系演化及脊椎动物起源新假说。2006年,舒院士团队在早寒武世澄江动物群中发现了保存有软躯体构造细节的春光虫化石,在《Science》杂志发表了“中国早寒武世的文德生物及地球早期双胚层动物的演化”一文,论证了寒武纪与前寒武纪生命演化的连贯性。2010年,舒院士领军的团队发现的一种5亿多年前附肢分节的叶足动物——“仙掌滇虫”,为揭示节肢动物门的起源难题带来一丝曙光,这一成果在《Nature》上以封面论文形式发表。201729日的《Nature》再度以封面亮点论文形式刊发了舒院士的团队所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远祖至亲“皱囊动物”,这一发现,将对人类早期祖先的认知,由距今5.2亿年前推至5.35亿年前,其身体大小也由“厘米级”推至“毫米级”。近年来,基于这一系列重要古生物发现,他正在努力攻克“寒武纪大爆发”本质属性这一重大理论难题。目前,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认识到,舒院士提出的“三幕式寒武纪大爆发”假说比美国著名学者古尔德提出的突发性“一幕式寒武纪大爆发”假说更接近动物演化的真实历史。

舒德干以第一作者身份在NatureScience杂志发表论文11篇并先后获得一系列奖励,这些都源于科学精神力量的支撑。他说,“人类的心灵需要理想甚于需要物质,当一个人把生命的全部意义确定于无穷地探索未知奥秘时,他会因拥有伟大的目的而拥有伟大的力量。”正是这种精神,推动着他走上了一个又一个科学巅峰。

三、培养团队、薪火相传

  1.     西北大学早期生命研究有悠久的历史。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著名古生物学家杨钟健院士、霍世诚教授、陈润业教授、薛祥煦教授、翦万筹教授、邱树玉教授等就为组建古生物学与地层学学科作出重大贡献。1995年,在舒院士的组织协调下,“西北大学早期生命研究所”成立,凝聚了一支以动物门类起源与早期演化为主攻方向的研究队伍。他对学生从入门到成才的亲自引领、悉心教导造就了这支学术水平高、年龄结构合理的古生物研究团队—“西北大学早期生命演化研究学术团队”。除了13次叩开NatureScience等国际顶尖期刊大门之外,该团队系列研究成果还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2项,长江学者成就奖一等奖1项,两次入选“中国十大科技进展”,两次入选“中国高校十大科技进展”,已发展成为在国际科学前沿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创新研究群体”,在古生物学研究领域已然位居全球第一方阵。

        团队中的中青年骨干在舒院士的带领下硕果累累:现年48岁的张兴亮为“长江学者”、“杰青”、“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曾作为项目负责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其博士论文获“2003年全国优秀百篇博士学位论文奖”;51岁的华洪为“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参与研究的埃迪卡拉纪“蓝田生物群”曾获得2011年度全国十大地质科技进展;43岁的韩健发现了最古老的带有双肢型尾附器的鳃曳动物以及食腐生活的最早的化石记录,2017年发现“皱囊动物”,以第一作者发表《自然》杂志封面论文;42岁的张志飞是“杰青”、“长江学者”,他首次发现了澄江化石库多个属种腕足动物(包括磷灰质壳和钙质壳)的纤毛环等软体组织特征,首次发现原始的保存软体组织的有铰类腕足动物-顾脱贝属,其博士论文获“2008年全国优秀百篇博士学位论文奖”;39岁的刘建妮是 “青年长江学者”、“优青”、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获得者,她作为第一作者在《Nature》发表的封面论文“中国发现具有节肢的早寒武世叶足动物”提供了节肢动物始祖最初创新“节肢”的真实证据,这一成果荣获2011年度“中国高校十大科技进展”。正是在舒德干及其弟子们的努力下,使得地处一隅的西北大学,成为了全世界“寒武纪大爆发”研究领域中不可忽略的高校。同时,他们的成绩也为西北大学地质学系在全国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中取得全国第二、第四的学术地位做出了巨大贡献。

        享誉盛名的团队背后却满是艰难与辛劳,舒院士每年都要带着团队在澄江待上两三个月发掘化石。野外工作的辛苦总是难以预料的:每天都要在岩壁上细心地敲打,寻找合适的样本,风吹日晒、忍饥挨饿更是家常便饭。那时的辛苦从一段趣谈中可见一斑:“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看是搞古生物的。”野外工作完成之后,他会安排团队成员在学校的实验室进行更多细致的工作,一个人、一台显微镜、上千块化石,冷板凳一坐也许就是几十年。

        20172月,“皱囊动物”的发现轰动一时,在接待新华社等中央媒体采访时,舒院士介绍成果的第一句话这样说:“‘皱囊动物’的发现,主要贡献者是韩健,韩健是论文的第一作者……”记者许祖华当即感叹,“团队领军人物有这样的胸怀和格局,真令人羡慕。” “学术传承高于个人得失,团队带头人要为年轻人创造最大的发展空间,让年轻人拥有独立的研究方向,并对前途充满信心。”舒院士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正是在他的教导引领下,团队内部的共享交流十分顺畅,团队整体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面对纷至沓来的荣誉和关注,这个团队的反应正如这位低调务实的院士一样,丝毫不为所动,显示出一贯的平静内敛。只有安静地做学问才能使他们内心获得最大的满足与愉悦。

        在成绩面前舒德干院士一直是低调的,在不同场合均表示,他只是做了一个普通教师应该做的份内事。作为一位长年从事基础研究的学者,他把“做人”与“育人”、“教学”和“科研”都做得相得益彰,他一直坚持实事求是,勤奋严谨,做学问,追求真理;做教师,教书育人,坚持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对学生严格要求,一视同仁。他有着淡泊名利的学者精神,也有着无声奉献的师者之姿,这一切,不仅使他赢得了师生的尊敬与爱戴,更得到整个社会的认同和赞扬,堪称师者典范。